寒食飞花

【银魂】很多年后…

    虐向,慎入。
    死亡注意。
    ooc注意。
    那么,Let's  party!

   很多年后,志村新八已经长大,可以独当一面了,再不是当初只会吐槽的人形自走眼镜架。他也找到了自己的粉红眼镜,两个人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也算不错。

   很多年后,神乐有了傲人的身材,性格也逐渐收敛,学着淑女一点。后来曾经万事屋的中国妹给真选组的一番队队长收了去,两人一狗打打闹闹,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的,炸了歌舞伎町无数次,弄得土方频频炸毛。

   很多年后,志村妙跟了那个跟踪狂猩猩。神乐问过她为什么,她想了想,说,那个人很爱她,她也对那个人有好感,她会过得很幸福。后来事实果然如她所言。婚礼上小新和小九哭得稀里哗啦的,一点都不成熟了呢。

   很多年后,登势婆婆已经去世,逐渐老去的猫耳娘和永远不会老去的小玉还守着居酒屋,每逢年节就去看看她,说一说今年的事情。那些老的传说也在消退,新的故事会再次流传。

   很多年后,真选组的流氓警察们终于成了新政府的正式职员,每天巡逻出警,用神乐的话说就是“税金小偷们终于长大了女王大人我很欣慰阿鲁”。他们变得成熟可靠,再不见当初的疯疯癫癫,把江户管理得很好。近藤不再是暴露狂,冲田翘班扎小人拿火箭炮对着土方的频率也低了不少。二人各自成家立业,土方也慢慢从三叶的阴影中走出来。他温和了一点,没再把切腹挂嘴边。烟抽的少了,也难得减少了蛋黄酱的摄入量。山崎倒还没怎么变,红豆包羽毛球,一切照旧。

    很多年后,桂小太郎终于等到了江户的黎明。处理好开始的混乱后,他便从政府要职上退下来,定居歌舞伎町。北斗心轩是他每天必去报道的地方,后来的后来,那里也成了他的家。两个人一起经营面店,倒也安生。没事的时候,就去找同样安家落户了的俩大少爷喝两杯,或者在歌舞伎町的街上走走,想想曾经陪着自己到处犯二脱线满大街跑,打着广告牌跟自己唱rap对广告词的外星生物。

   很多年后,高杉心底的黑色野兽终于停止了咆哮。曾经叱咤风云的鬼兵队总督定居歌舞伎町,跟着源外老爹学着摆弄机械,说什么要帮三郎实现他的心愿。他还是喜欢祭典和花火,总是提前一天就把东西都准备出来了,但再不会破坏什么。没事找假发和蠢马喝点酒,醉了念叨念叨当年那点破事,还有二百四十七胜二百四十七负又平了要怎么办…他拆了绷带。左眼都能看见了,还要这东西干什么。虽然双瞳异色,但不影响视力,又没人笑他。烟也戒了,不过痒了脱倒是没有。后来源外老爹去世,他就接着研究机械,整个要把自己变成江户第一机械技师的架势。

   很多年后,辰马在宇宙飘累了,回地上了,也住在歌舞伎町,还把千鸟的钻石姬大人给拐了回来。毕竟这地儿老朋友多是不是。他仍然挠着卷毛一天天啊哈哈哈啊哈哈哈的犯蠢没个完,这时候我们的钻石姬大人就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直接让他与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同时他也会收获两位好友鄙视的目光。他那奸商的脑子真挺好使的,在地球也照样赚得盆满钵满。偶尔想起当年的事,他叹一口气,什么都不说。

   很多年后,神威的中二好了很多。至少没再嚷嚷着要成为海贼王,令阿伏兔很是欣慰。虽然还是满宇宙的跑,但是也知道没事回来看看自家妹妹,偶尔去看看秃头老爹和睡在故乡的妈咪。嗯?你说妹夫?杀了你哟。

   很多年后,长谷川找到了工作。虽然跟之前在幕府的官职比不了,但好歹也是稳定的工作,可以勉强说脱离madao的行列了。阿初也回到了他身边。

   很多年后,柳生九兵卫接过了柳生家的家主之位。很多年后,抖M纳豆女忍跟了捧着JUMP的痔疮忍者。很多年后,吉原的月亮仍然独自照亮夜空。很多年后,热爱甜甜圈的三无少女带领见回组继续与真选组一同守护着江户,只不过,见回组局长的位置一直都空着。很多年后,电视里微笑着说“今天是晴天”的天气预报姐姐早就不知道换了多少回。

   很多年后,所有的人好像都过得很好。可是所有的人都避免谈到一个人。

   一个银毛天然卷,有一双没干劲的红色死鱼眼,满脸颓废,散发着大叔的气息。穿黑色紧身衣,罩一件白底水蓝云纹的和服,永远只套一只袖子,腰间别一把刻着洞爷湖的木刀,成天嚷嚷着糖分大法好,JUMP万年毕不了业,天天打小钢珠拖欠工资,节操不知道被他扔在哪个异世界的差劲家伙。

   可他又是最温柔,最可靠的伙伴,永远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习惯于守护他人开导他人,把无数人从阴霾之中拉了出来。无论是攘夷战场上传说中的战神白夜叉,还是歌舞伎町二楼永远欠房租的废柴万事屋,都习惯孤身一人解决所有麻烦问题,把伙伴护在安全的地方。越是遇到大麻烦,越是什么都不说,自己傻乎乎地面对,藏住受的所有伤,然后露出一如既往的猥琐或慵懒的笑容,说阿银想喝草莓牛奶啦老八去跑个腿,再带本JUMP回来。木刀横于身前,银发白衣血染,就是世间绝美的风景。

   他是所有人的光,微弱的,脏兮兮的银光。所有人都不愿去回想他们是怎么失去了那道光的。

   那场大战中,高杉失去了他的第二支鬼兵队,桂失去了他的伊丽莎白(私心没有给兔姐发便当让她陪着蠢马吧),而银时为守护大家与虚同归于尽。没有人愿意回想起那一天。两把剑穿过彼此的身体,虚露出了微笑:“银时…做到了呢,用人类的剑…斩杀了怪物啊。”嘴角含血的银时也笑了:“啊,松阳,欢迎回来。”

然后他看着吉田松阳倒了下去,血液晕开染红地面。坂田银时的视线开始模糊,但是他坚持着没有倒下。直到,看见同伴们的身影。他们都没事啊,真是…太好了…这次阿银我守护住了啊,松阳,我做到了呢。有没有糖作奖励呢…   

   坂田银时如释重负,闭上了那双没干劲的死鱼眼,从此再不曾睁开过。

   这么说也不太对。他好像知道这次自己再回不来一样,临走前嘱托医生,如果自己出了意外,就把左眼移植给高杉。当然,原话是这样的:“矮杉同学啊,身高不行,朋友也没几个,还中二得厉害,眼睛再瞎着,那也太惨了。好歹也是阿银我的师弟,太丢面子了。要是这次阿银升天变星星了,眼睛就给他吧,倒是很想看大少爷对阿银感激涕零的样子。”

   给松下私塾抹黑的分明是你吧银时,高杉摸着红色的左眼吐槽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模糊了。

   很多年后,所有的人都怀念着那个银色的身影。可惜那道身影,再也不会出现。万事屋的招牌早已破旧,落满了灰尘,却一直没有被取下。他们好像都在等,等一个人的一句“我回来了”,等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很多年后,一代人的记忆成了故事,在歌舞伎町的街巷间流传,传得很远,很远……

【我是分界线】
    坂田银时“啪”的一声把笔记本合上。“喂!随随便便把阿银我写死了啊!就算死法很帅气我也不会高兴的啊!再说为啥我要把眼睛给矮杉啊!为啥把那几个笨蛋写那么帅啊!阿银我的主角地位岌岌可危啊!最重要的是-结野主播呢?!!天气预报姐姐为啥要换人啊?!!!”
   “小银你知足吧,这是为了下个月的房租付出的一点小小代价阿鲁,把你写死就有人给寄刀片,卖了之后我们就有钱交房租了阿鲁。剩下的是笨蛋作者的脑洞大开的产物阿鲁。你已经三个月没交房租了,婆婆就要把我们赶出去住大街了阿鲁。何况…为什么把我跟那个抖S混蛋配一块了啊!我纯洁无瑕的心灵受到了巨大伤害阿鲁。”神乐趴在沙发上咯吱咯吱地嚼着醋昆布,含含糊糊地说。
   “我还没说呢!什么叫找了个粉红眼镜啊!我到底是什么啊!!!”
   “眼镜(阿鲁)。”“嗷!”
   “喂!!!”

【END】

  发完就跑啊哈哈哈哈
  学生党,如不能及时回复,万望见谅。

如果刀男可来到现世…(小段子)

如果刀男可以来到现世,婶婶会做什么呢?
小段子,可能无后续,可能ooc。
婶婶高三狗。



婶:长谷部?能拜托你件事不?
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请下达命令吧,无论是手刃家臣,还是火烧寺庙,定将最好的结果,呈现于您。
婶:不不不,没有那么吓人,放松放松。就是…能把我家楼下广场舞大妈的音箱压切了吗…
长谷部:……………
【抱歉主公,这个任务危险系数有点高,我要双金盾+小云雀】
【战斗力堪比枪爹的大妈们】

婶:光忠?你有事吗?
烛台切:啊,现在没有事哦,主公有事吗?
婶:有…有点事要拜托你…
烛台切:主公请讲,我会帅气地完成的。
婶:你愿不愿意在现世做个兼职?能不能去我们学校食堂掌个勺?
烛台切:……………
【不这样一点都不帅气】
【对学校食堂的怨念已经实质化】

鹤丸(突然冒出):哇!被吓到了吗?
婶:姥爷你真是…唉…
鹤丸:哦呀,主公有心事吗?
婶:听说姥爷你很会挖坑?明年六月能在运高考卷的必经之路上挖俩坑不?
鹤丸:……………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就算主公你明年高考我也不能违法乱纪啊】

小夜:你…有想要复仇的对象吗?
婶:哎呀,小小夜来笑一个…不过说到复仇的对象…还真的有哦。
小夜:谁?我会帮你完成的。
婶(一脸悲愤):作业和考试!我要复仇我要复仇!
小夜:……………
【主公你明年就高考了还不好好读书】
【来自对作业和考试大魔王的怨念(不安定:啊啾!)】

物吉:主公大人,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交给我吧!
婶:物吉你会带来幸运的对吧?对吧?
开学的测试,帮我祈福吧?
物吉:嗯!我会努力带来幸运的!所以主公大人,笑一笑吧?笑容是很重要的!
婶:(天哪我看见了天使)
【快醒醒你个高三狗根本没有本丸】,
【就算有物吉加成也不是你不复习的理由】

【End】

欢迎评论~*^o^*

【冲田组】犹记六月初五(短篇 微CP 有二氧化硅)

  
  新人首发文,如有雷同十分抱歉。
  在冲田组吧发过,虽然秒沉…
  请多指教。然后…
  Here we go! Let's party!
  *^o^*

  那一天,加州清光终于再次想起了折断的痛苦,以及离开所憧憬之人的不舍。

  元治元年六月五日。

  “安定安定!今天,要大干一场哦。属于我们的辉煌,终于要来啦!”

  “嗯?你说今天肃清倒幕派的事吗?”

   “对呀!这一仗如果成功,新选组必定名声大震,我们就能被尊重被传颂啦!”

  “一说起来我就生气,凭什么冲田君只带你去啊?明明我也可以守护冲田君的。”

  “当然是因为冲田君更喜欢我啦,安定就乖乖待在屯所看家吧,哈哈哈…”

  “加州清光!!!你给我站住!!!!别跑!!!”

  “哈哈哈哈哈…”付丧神笑着跑远了。

  “加州清光!!!你就断在战场算了!!!”

  另一边…

  “国广,今天可要大干一场啊。”

  “是呀,兼桑。”

  “好!就让强大又帅气的我来为新选组建功立业!”

  “嗯!兼桑今天也很帅气哦。”

  六月的屯所,已是郁郁葱葱。掩映在成片碧绿中的屯所,多了一丝温柔,少了几分铁血。长曾祢虎徹一边保养着刀,一边看清光和安定穿梭在绿叶间嬉笑打闹。他温柔地笑了笑。

  说笑归说笑,战前的紧张与兴奋还是弥漫在屯所。

  当晚。

  “我们要出发啦!”安定靠着门,看着笑得一脸欠揍对自己挥着手的清光和旁边整装待发的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长曾祢虎徹,别别扭扭地开口:“喂…给我完好无缺地回来啊。”“唉唉,我可是河原之子,会守护住冲田君的!”“大和守你放心吧,我们会胜利的。”“嗯,有加州,兼桑和长曾祢桑在,没事的。”“那,我们走啦!”“早去早回。”

  怎么眼皮跳得这么厉害?嘛嘛,困了吧,回来补个觉吧。

  “岁三,你带人去四国屋吧,池田屋就由我和总司负责了。”“近藤局长…我知道了,您多保重,万事小心。”

  “加州,长曾祢桑,我们要走啦,你们多小心。”“嗯,你们也多小心。”

  池田屋。

  本来平静的居酒屋此刻多了一丝战前的紧张气息。“所以,是我们中了头彩啊,近藤桑。”“嘛,总司,事已至此,再无退路。用我们的剑,来开创新选组的荣耀与未来!上吧!”

  “新选组,例行检查!”

  意料之中地,与攘夷派对上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很快被刀刃碰撞的清脆声响打破。

  浅葱羽织上沾满鲜血,它的主人正挥刀斩下。少年的脸上沾了血,看起来更显邪魅。不愧为新选组第一剑士,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的实力决不可小觑。

  清光跟在主人身后。战斗的快感使他异常兴奋。虽然人类看不到也碰不到付丧神,但他会习惯性地模仿那人的身姿,给倒下的敌人补一刀(好像有点萌啊)。

  一番战斗过后,一人一刀都有些疲惫,不过敌人尚未被肃清,还不能放松啊。冲田突然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仿佛要吐出内脏一样。再抬头,指间已多了一抹红。

  “冲田君!没事吧!”清光有点惊慌地上前扶住自家主人,奈何完全接触不到。他的手一滞,接着无力地垂落。啊,要是能扶着他,要是能替他挡下那些敌人该多好…清光头一次痛恨自己付丧神的身份。

  “还不能…敌人还没肃清…我要,我要保护好近藤桑啊!”冲田喃喃自语,奋力起身,再次攻击。这次,他使出了自己的杀招:三段突平青眼。极快的突刺使敌人无可躲闪,天然理心流被发挥到极致。清光看着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势,不自觉地抬手,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咔嚓”一声脆响,仿佛隔断整个世界。

  冲田手中的加州清光,从帽子断裂开来。刀尖没入一个敌人的身体,染出一片红。他惊愕地看着自己的爱刀,眼中满是吃惊,之后渐渐转变为愧疚与不舍。

  清光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本体断裂。突然袭来的剧痛使他几乎站不住。啊咧,我…我居然…好痛…要死了吗…

  虽然…斩杀过那么多敌人…但果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会不甘啊…

  记忆像一部慢镜头回放的电影,在眼前一幕幕闪过。在河下游出生…身份卑贱的我被冲田君看中带回…被他爱着精心保养…与冲田君一同作战…看着他从不懂事的孩童到独当一面的一番队队长…遇到安定…和安定吵架打闹争宠…彼此配合取得胜利…和新选组的大家相遇…满天樱花飞舞之时,在树下赏樱品酒…那些晴朗的午后,一起喝茶吃茶点晒太阳…和安定吐槽土方桑被兼桑追着打…堀川一边叠衣服一边看着我们笑…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吧…

  好想继续守护冲田君…可是,做不到了…

  长曾祢桑…给你添麻烦了…你的话,一定能好好守护近藤桑的吧…

  兼桑…没能看到你说的胜利啊…那么多回惹你生气真的很抱歉…请原谅…

  堀川…翘了那么多次内番,你都有帮我…真的很感谢…以后…也请多多照顾安定和冲田君…

  最后…安定…你个乌鸦嘴…我失信了啊…对不起…切,到了最后还是你一个人守护冲田君啊…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也不能再配合你战斗了…要照顾好冲田君,也要照顾好自己,别把命丢了啊…笨蛋…是你的话,做得到吧…

  痛感逐渐消失,视野越来越模糊,只看见总司用残刃斩下敌人后轻抚自己的本体表情哀伤。

  啊…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吗…意外地没有很痛呢…

  我…到最后…都被…爱着的吗…

  所有感觉都在消失,意识也在模糊,浓得化不开的黑暗逐渐将自己包围吞噬。

  什么都感知不到了。

  千本樱终归散落。

  【我是分界线】

  再次醒来,是在陌生的地方。

  虽然很像,但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冲田君的房间。

  所以,这是地狱吗?死了的付丧神也会下地狱啊。可惜冲田君人那么好,大概会升天变成星星的吧?不能,再看见了吧…

  面前的少女开始自我介绍。他这才知道,现在已是2205年。被修复并给予人身的自己,肩负守护历史的职责,而面前的被称为“审神者”的女孩是自己的新主人。而且,被召唤出来并赋予这个职责的,不只他自己。
  听审神者说,冲田君在池田屋一战中没有牺牲,但是被查出患了肺痨,那时尚属无法治愈的绝症。最后英年早逝,享年26岁。新选组也没能实现他们的理想,支离破碎,消逝于历史长河中。土方先生在函馆战死,堀川被沉海。其他的旧友也流离失散,有的断了,有的和堀川一样,有的,不知所终。

  加州清光感到一阵悲凉。曾经的美好竟然那么短暂,诚字旗下的誓言,主人们坚守着的信仰,都敌不过历史的车轮,悄然破碎。

  安定呢…大概,陪着冲田君到了最后吧…没有我在,那家伙会不会偷偷哭啊…

  清光难过了很久,然后接受了事实。

  冲田君毕竟不是神啊,他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人总会生老病死,那么脆弱又易消逝。

  既然这样,即使当年不能守护他到最后,现在他的历史,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改变!

  清光成了这位审神者的近侍,帮她锻刀搓蛋,啊不,刀装,出阵杀敌。

  只是,深夜时,他会悄悄叹气,幻想能让冲田君长命百岁,新选组实现当年的誓言。只是,他知道那不可能。

  他锻出了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和泉守那家伙,一出炉子就给他来了个熊抱,说什么有生之年又看到你刀生圆满了,差点没勒死他。堀川一来就念叨着和泉守,和以前一样满脑子兼桑。

  只是,几百年的时光横在他们之间,终究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又是一年六月初五。

  他又来锻刀。130,二花打和胁差。

  他突然有点期待某刀出现。

  并没有使用加速符,慢慢等才更有意义不是吗?

  一个半小时还是有点漫长的。在清光和刀匠都快睡着时,炉子终于有了动静。

  满世界的樱花飘舞,身着浅葱羽织的蓝色付丧神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其一,虽然不易使用但性能良好,请多关照。”

  清光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有点哑。

  “我是加州清光。好久不见。”

  对面的付丧神笑了,但眼圈也红了。

  “清光…好久不见。”

  两刀相视而笑。

  你还在我身旁。

  果然…今后,也请…也请多多指教。

   【全文终】
     感谢您的阅读(鞠躬)^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