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冲田组】犹记六月初五(短篇 微CP 有二氧化硅)

  
  新人首发文,如有雷同十分抱歉。
  在冲田组吧发过,虽然秒沉…
  请多指教。然后…
  Here we go! Let's party!
  *^o^*

  那一天,加州清光终于再次想起了折断的痛苦,以及离开所憧憬之人的不舍。

  元治元年六月五日。

  “安定安定!今天,要大干一场哦。属于我们的辉煌,终于要来啦!”

  “嗯?你说今天肃清倒幕派的事吗?”

   “对呀!这一仗如果成功,新选组必定名声大震,我们就能被尊重被传颂啦!”

  “一说起来我就生气,凭什么冲田君只带你去啊?明明我也可以守护冲田君的。”

  “当然是因为冲田君更喜欢我啦,安定就乖乖待在屯所看家吧,哈哈哈…”

  “加州清光!!!你给我站住!!!!别跑!!!”

  “哈哈哈哈哈…”付丧神笑着跑远了。

  “加州清光!!!你就断在战场算了!!!”

  另一边…

  “国广,今天可要大干一场啊。”

  “是呀,兼桑。”

  “好!就让强大又帅气的我来为新选组建功立业!”

  “嗯!兼桑今天也很帅气哦。”

  六月的屯所,已是郁郁葱葱。掩映在成片碧绿中的屯所,多了一丝温柔,少了几分铁血。长曾祢虎徹一边保养着刀,一边看清光和安定穿梭在绿叶间嬉笑打闹。他温柔地笑了笑。

  说笑归说笑,战前的紧张与兴奋还是弥漫在屯所。

  当晚。

  “我们要出发啦!”安定靠着门,看着笑得一脸欠揍对自己挥着手的清光和旁边整装待发的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长曾祢虎徹,别别扭扭地开口:“喂…给我完好无缺地回来啊。”“唉唉,我可是河原之子,会守护住冲田君的!”“大和守你放心吧,我们会胜利的。”“嗯,有加州,兼桑和长曾祢桑在,没事的。”“那,我们走啦!”“早去早回。”

  怎么眼皮跳得这么厉害?嘛嘛,困了吧,回来补个觉吧。

  “岁三,你带人去四国屋吧,池田屋就由我和总司负责了。”“近藤局长…我知道了,您多保重,万事小心。”

  “加州,长曾祢桑,我们要走啦,你们多小心。”“嗯,你们也多小心。”

  池田屋。

  本来平静的居酒屋此刻多了一丝战前的紧张气息。“所以,是我们中了头彩啊,近藤桑。”“嘛,总司,事已至此,再无退路。用我们的剑,来开创新选组的荣耀与未来!上吧!”

  “新选组,例行检查!”

  意料之中地,与攘夷派对上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很快被刀刃碰撞的清脆声响打破。

  浅葱羽织上沾满鲜血,它的主人正挥刀斩下。少年的脸上沾了血,看起来更显邪魅。不愧为新选组第一剑士,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的实力决不可小觑。

  清光跟在主人身后。战斗的快感使他异常兴奋。虽然人类看不到也碰不到付丧神,但他会习惯性地模仿那人的身姿,给倒下的敌人补一刀(好像有点萌啊)。

  一番战斗过后,一人一刀都有些疲惫,不过敌人尚未被肃清,还不能放松啊。冲田突然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仿佛要吐出内脏一样。再抬头,指间已多了一抹红。

  “冲田君!没事吧!”清光有点惊慌地上前扶住自家主人,奈何完全接触不到。他的手一滞,接着无力地垂落。啊,要是能扶着他,要是能替他挡下那些敌人该多好…清光头一次痛恨自己付丧神的身份。

  “还不能…敌人还没肃清…我要,我要保护好近藤桑啊!”冲田喃喃自语,奋力起身,再次攻击。这次,他使出了自己的杀招:三段突平青眼。极快的突刺使敌人无可躲闪,天然理心流被发挥到极致。清光看着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势,不自觉地抬手,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咔嚓”一声脆响,仿佛隔断整个世界。

  冲田手中的加州清光,从帽子断裂开来。刀尖没入一个敌人的身体,染出一片红。他惊愕地看着自己的爱刀,眼中满是吃惊,之后渐渐转变为愧疚与不舍。

  清光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本体断裂。突然袭来的剧痛使他几乎站不住。啊咧,我…我居然…好痛…要死了吗…

  虽然…斩杀过那么多敌人…但果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会不甘啊…

  记忆像一部慢镜头回放的电影,在眼前一幕幕闪过。在河下游出生…身份卑贱的我被冲田君看中带回…被他爱着精心保养…与冲田君一同作战…看着他从不懂事的孩童到独当一面的一番队队长…遇到安定…和安定吵架打闹争宠…彼此配合取得胜利…和新选组的大家相遇…满天樱花飞舞之时,在树下赏樱品酒…那些晴朗的午后,一起喝茶吃茶点晒太阳…和安定吐槽土方桑被兼桑追着打…堀川一边叠衣服一边看着我们笑…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吧…

  好想继续守护冲田君…可是,做不到了…

  长曾祢桑…给你添麻烦了…你的话,一定能好好守护近藤桑的吧…

  兼桑…没能看到你说的胜利啊…那么多回惹你生气真的很抱歉…请原谅…

  堀川…翘了那么多次内番,你都有帮我…真的很感谢…以后…也请多多照顾安定和冲田君…

  最后…安定…你个乌鸦嘴…我失信了啊…对不起…切,到了最后还是你一个人守护冲田君啊…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也不能再配合你战斗了…要照顾好冲田君,也要照顾好自己,别把命丢了啊…笨蛋…是你的话,做得到吧…

  痛感逐渐消失,视野越来越模糊,只看见总司用残刃斩下敌人后轻抚自己的本体表情哀伤。

  啊…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吗…意外地没有很痛呢…

  我…到最后…都被…爱着的吗…

  所有感觉都在消失,意识也在模糊,浓得化不开的黑暗逐渐将自己包围吞噬。

  什么都感知不到了。

  千本樱终归散落。

  【我是分界线】

  再次醒来,是在陌生的地方。

  虽然很像,但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冲田君的房间。

  所以,这是地狱吗?死了的付丧神也会下地狱啊。可惜冲田君人那么好,大概会升天变成星星的吧?不能,再看见了吧…

  面前的少女开始自我介绍。他这才知道,现在已是2205年。被修复并给予人身的自己,肩负守护历史的职责,而面前的被称为“审神者”的女孩是自己的新主人。而且,被召唤出来并赋予这个职责的,不只他自己。
  听审神者说,冲田君在池田屋一战中没有牺牲,但是被查出患了肺痨,那时尚属无法治愈的绝症。最后英年早逝,享年26岁。新选组也没能实现他们的理想,支离破碎,消逝于历史长河中。土方先生在函馆战死,堀川被沉海。其他的旧友也流离失散,有的断了,有的和堀川一样,有的,不知所终。

  加州清光感到一阵悲凉。曾经的美好竟然那么短暂,诚字旗下的誓言,主人们坚守着的信仰,都敌不过历史的车轮,悄然破碎。

  安定呢…大概,陪着冲田君到了最后吧…没有我在,那家伙会不会偷偷哭啊…

  清光难过了很久,然后接受了事实。

  冲田君毕竟不是神啊,他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人总会生老病死,那么脆弱又易消逝。

  既然这样,即使当年不能守护他到最后,现在他的历史,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改变!

  清光成了这位审神者的近侍,帮她锻刀搓蛋,啊不,刀装,出阵杀敌。

  只是,深夜时,他会悄悄叹气,幻想能让冲田君长命百岁,新选组实现当年的誓言。只是,他知道那不可能。

  他锻出了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和泉守那家伙,一出炉子就给他来了个熊抱,说什么有生之年又看到你刀生圆满了,差点没勒死他。堀川一来就念叨着和泉守,和以前一样满脑子兼桑。

  只是,几百年的时光横在他们之间,终究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又是一年六月初五。

  他又来锻刀。130,二花打和胁差。

  他突然有点期待某刀出现。

  并没有使用加速符,慢慢等才更有意义不是吗?

  一个半小时还是有点漫长的。在清光和刀匠都快睡着时,炉子终于有了动静。

  满世界的樱花飘舞,身着浅葱羽织的蓝色付丧神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其一,虽然不易使用但性能良好,请多关照。”

  清光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有点哑。

  “我是加州清光。好久不见。”

  对面的付丧神笑了,但眼圈也红了。

  “清光…好久不见。”

  两刀相视而笑。

  你还在我身旁。

  果然…今后,也请…也请多多指教。

   【全文终】
     感谢您的阅读(鞠躬)^o^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