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刀剑乱舞】咖啡乱舞(上)

   喝咖啡喝出来的脑洞。假如婶婶是靠咖啡熬夜肝作业的高中生,把咖啡带到了本丸,刀剑男士如何适应新奇事物嘞?敬请期待。(付丧神们不知道咖啡的效果哟)
   大概会有彩蛋哦,当然,不喜慎入。
   ooc预警。搞事向。
   如果不能及时回复,非常抱歉。

   今天的主公也在咸鱼着。本丸元老山姥切国广如此吐槽道。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审神者。毕竟,他们的审神者是一忙于高考的高中生,每天上学考试自习写作业跟个陀螺似的三点三线来回折腾,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安排他们呢?每天能回本丸已经算是好的了。这就导致了他们所在的本丸,不出阵不远征,要不是他和长谷部想着帮主公安排内番,这一丸的刀怕是没碎在战场,倒要饿死在本丸了。现在也不过能维持温饱,毕竟不出阵远征就没有收入…博多已经哭晕在厕所…一期一振你把本体收起来,你弟不是我弄哭的,跟我一个小判的关系都没有。

   唉,穷日子不好过啊。山姥切国广由衷感慨道。都快忘了溯行军和小判长什么样了。


   不过审神者有时也会从现世带些东西回来补贴家用或是打打牙祭。比如…现在。

   “雀…巢…咖…啡?这是…”山姥切慢慢读出主公拿回来的红色纸盒上的字。(我没有在打广告)

   “啊,被被啊。是喝的东西哟,用热水冲就可以了。被被要尝尝吗?还挺好喝的。”

   “不必了吧。作为我这样的仿品…”

   “被被你是最强的!是不是仿品我都不在乎!你可是国广的最高杰作啊对吧?”三两句话说得山姥切国广飘起了花,他松开了拉下斗篷的手,对审神者点点头笑了笑。

   被被笑起来明明很好看嘛。审神者这样想。可她没敢把这话说出口。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灵力的影响,她本丸的刀比别的本丸的都要活泼很多,不高兴(划掉)左文字一家都经常笑,也并没有太阴沉。公认社障的山姥切大俱利和大典太也还算比较阳光…不别幻想了快醒醒你压根就没大典太。

   “啊!我得写作业了!今天作业君又疯了T^T!被被,你让咪酱帮我冲杯咖啡呗,当然,如果有夜宵我也是决不介意的哈~虽然要减肥但也不能辜负了咪酱的好意你说是吧?”

   主公你晚上饿挺不住就直说…嚷嚷着要减肥节食结果晚上饿得眼放绿光大半夜爬起来找吃的还不是误撞了偷酒喝的次郎结果被当成入侵的溯行军差点给一刀劈了…内心弹幕狂刷的山姥切没什么表情地开口:“我知道了,马上去。也请主公多注意休息。”


   抱着纸盒的山姥切在厨房捕获一振烛台切光忠和一振试图吓唬他的鹤丸国永。

   “烛台切,主公拜托你帮她冲杯咖啡,然后她的原话是‘如果有夜宵我也是决不介意的哈’…”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转达。对了山姥切君,我特制的大阪烧刚刚做好,要尝尝吗?”

   “………好。”

   半分钟后。

   “烛台切。”

   “啊?”

   “下次能不能不要再往大阪烧里放口香糖?!!!”

   “……………”

   “所以下次还是让长谷部来试吃吧。”【长谷部:啊啾!】

   “……………”

   那一天,山姥切再次回想起了军议被塞的无奈,以及被光忠特制支配的恐惧。【舞台剧大法好,可怜我琳琳和Mackey233333】

   二十分钟后。

   “山姥切君?来帮忙尝一口。啊,长谷部君去追逃当番的鹤桑了。”烛台切晃着杯子里的深色液体,笑得一脸阳光。

   总觉得有套路怎么破,在线等,急。

   默默计算了一下二者的机动差,山姥切在心里替鹤丸点了根蜡后,深吸一口气,端起了咖啡杯。

   ……………

   “怎么样?”

   “说不好。我也是第一次喝,口感好奇怪。”与茶的清香,酒的热烈都不同,那是一种百转千回的味道,极为浓郁,苦中带甜,回味悠长。不过,确实,挺好喝的。

   “这样吗?那我也尝尝看吧。”烛台切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哇!吓到了吗?”一只白鹤突然冒了出来,烛台切反射性地一抖,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

   “鹤桑!真是的,每次都这样,一点都不帅气。”

   “哈哈光坊几乎每次都有被吓到啊,真是满足。诶,好香啊,光坊你又做什么了吗?让我也尝尝嘛。”

   “鹤丸!抓到你了!给我去当番!”离老远就听到长谷部的咆哮声。他本刃正在举刀赶来的路上。鹤丸浑身一震,打了个招呼后,发挥最快机动溜走了。

   “鹤桑还是老样子啊。”咽下咖啡,烛台切摇了摇头笑着说,“我觉得,可以给主公送过去了。”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用身体挡住了垃圾桶。第一次冲这种东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不是淡到没味道就是太苦。在这次成功之前,他起码喝了两杯失败品。不过让别人知道了就不帅气了吧。烛台切光忠如是想。


   烛台切不安地翻了个身。

  已经十点半了,换成平时自己早就睡了。但是今天非常清醒,毫无倦意。

   意外地,失眠了啊。真是的,最近有什么困扰内心的事吗?把近一个月以来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是找不到原因。

   麻烦了啊,明天早上还要做早饭呢。起不来就不帅气了啊。

   身边的小伽罗在睡梦中蜷了蜷身,念叨着“不想搞好关系…不想再一个刃…不要离开…”另一边的鹤桑不安地喃喃自语,好像又在做噩梦。

   不知道审神者出于什么考虑,他们本丸的房间并不是按刀种分的。同一刀派的兄弟,曾经共事一主的刀剑,大都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后来问过审神者才知道,她是想让新显现的刀剑尽早适应新的环境。“毕竟看见自己的兄弟或者旧识会更亲切些吧。”她这样说道。所以,伊达组的几振刀住一起,而他肩负起照顾小伽罗和鹤桑的伟大使命。而他心心念念的小贞,审神者还没捞回来呢。

   烛台切为两刃掖了掖被角,轻声安慰着。直到两刃呼吸再次平稳,他才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还是,睡不着啊。

   另一边的堀川部屋。

   “兄弟不睡吗?”正在铺床的山伏国广疑惑地问山姥切国广。

   “啊,先不…我等会睡。”金发的付丧神垂下眼帘,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被(划掉)斗篷,把半张清秀的脸隐藏在阴影下。

   “这样啊,新的修行吗?真是厉害。那么小僧就先睡了,咔咔咔。”




   “哈啊~早安= =”顶着黑眼圈的审神者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跟大家打了招呼后,迷迷糊糊地吃了一口早饭…

   “咦咦咦?!!!!今天早饭不是咪酱做的啊?”虽然也是很美味的,但是明显和以前的口感不同。

   “哈哈,吓到了吗?我做的哟~”穿着内番服围着围裙的鹤丸国永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吓到了吓到了。没想到姥爷你居然会做饭,而且还这么好吃,我还以为同为平安刀,你和爷爷是一个级别的呢。”审神者自动无视了三日月投来的幽怨目光。

   “哈哈哈,爷爷我对厨房不是很了解呢。”

   “嗯,不了解到上次不小心安排了你做饭结果把厨房炸了逼得全体成员到隔壁本丸蹭饭的程度,该说不愧是天下五剑吗…”

   “………”

   “对了,咪酱呢?怎么没看见他啊?”

   “哦,光坊的话,昨天貌似是失眠了,折腾到凌晨才睡着,现在还没起来。所以早餐我替他做。”

   “诶?咪酱失眠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好像不是,他看起来并不像有事纠结于心的样子。”

   “啊,说起来昨天兄弟睡得也比平时晚呢,难道是新的修行吗,咔咔咔,真是厉害啊。”

   等等,睡得比平时晚或睡不着…这症状听起来有点熟悉啊…

   “姥爷,昨天咪酱喝什么东西了吗?我拿回来的那个?”

   “这么说起来好像确实有,昨天有看见光坊和山姥切在尝什么东西,闻起来还挺香的。不过长谷部追太紧我也没看清。”

   审神者长出一口气。“没事了,他们只是咖啡喝多了睡不着而已,效果过了就好了。”

   “那个东西的功效是这样的吗?好惊刃啊!”

   “姥爷我不在家你可不要搞事…太小的孩子不能喝的啊,一期哥你可要看住了。”

   “大将。我们本丸年龄最小的是你。这里哪把短刀都比你大个几百岁。”短刀身太刀心的刃扶了扶眼镜。

   药研你要不要这么认真…我会很伤心的啊…

   “啊!要迟到了!我要走了拜拜!长谷部和被被安排下今天的内番吧拜托了!”

   “我知道了。”“谨遵主命。”

   其实审神者的嘱咐没什么大用,即使她不说,山姥切和长谷部也会帮她安排好内番等活动的。而对鹤丸的嘱咐…

   鹤丸国永不搞事?tan90°。

   而鹤丸同学也果然没有崩人设,一如既往地尽心尽力搞事。不过他并不会玩得太过火,点到为止就够了。惊吓本来就是刃生的一点调剂,玩得太大吓哭了短刀就不好了。况且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明石国行等刃的战斗力可都不低。

   有兄弟真好啊。目前五条家唯一的刃鹤丸国永感慨道。

   今天没有鹤丸的当番,反正有当番他也照样逃就是了。比起好好完成当番,逃当番并从长谷部的围追堵截下成功逃脱才更刺激啊。白色的付丧神优哉游哉地游荡在本丸,思考着今天的惊吓。

   廊下的莺丸捧着茶杯与三日月宗近并排而坐,笑容温和。真想看看大包平来了的话什么表情,虽然他们本丸短期内都不会有这刃的出现…等会!

   鹤丸国永确信今天太阳是打北边出来的。

   “莺丸你…喝的什么?”

   “哦,主公带回来的名为咖啡之物,太好奇了尝尝。”

   夭寿啦莺丸居然不喝茶了!!!只会哈哈哈的走失老人(划掉)居然也是!!!

   “好喝吗?”

   “和茶的味道不一样呢。”

   废话。

   “鹤丸要尝尝吗?很惊喜的口感呢,哈哈哈。”

   如果是你冲的的话,不好意思我绝对不碰。刃生美好还想多活几年呢。

   保守起见,鹤丸端起了莺丸的茶杯。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喝起来好惊刃啊!不过似乎不能多喝?会睡不着?”

   “哈哈哈,似乎…知道的有点晚了呢…”三日月呆了呆后掩口一笑,周围空气仿佛都为之静止。风华绝代的天下五剑抖了抖手里的包装纸…

   整整五包。

   吃枣药丸。

   鹤丸长叹一口气。“算了我也喝一点吧。你自己喝掉的话今天就甭想睡了。”

   最终鹤丸分掉了一杯的量,而剩余的两杯由一期一振和江雪左文字分担。鹤丸同学的口才和动员力确实不弱,全本丸的四花太刀,似乎,都被坑了一把呢…

【待续】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