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刀剑乱舞】咖啡乱舞(下)

   仍然搞事。
   准备好迎接惊吓了吗?

   结局可想而知。咖啡因效力还是不弱的。当晚伊达组辗转反侧的刃变成了鹤丸,而粟田口唯一的太刀似乎也没能入睡。一期一振轻声哼唱着歌谣,帮秋田掖好被角。环顾四周,弟弟们好像都睡着了。小退,厚,平野,前田都睡得很安稳。鲶尾和骨喰抱成一团。博多皱着眉头,嘟囔着股票行情。后藤似乎嫌他烦,迷迷糊糊地踹了他一脚。乱又蹬被子,正往药研那边钻,其实他自己的被里也很暖和吧。药研在睡梦中下意识抓紧被子不让乱进去…

   一期一振露出温柔的微笑,轻声道着晚安,拿了外套出了粟田口部屋。打扰弟弟睡觉可不是兄长所为。

   轻轻拉好纸门,回身就撞上一振白色的太刀。一期差点惊呼出声。

   “鹤丸殿?您在做什么呢?”大半夜不睡觉在粟田口部屋门前鬼鬼祟祟的。

   “吓到你了吗?抱歉抱歉。不过话说回来一期不也没睡吗?都是白天咖啡喝多了睡不着吧。都怪三条家那老爷子,没想到还能比我带来更多的惊吓啊。”

   “请不要这样说…”

   “诶~这个惊吓有点太大了。要不要一起走走呢?说不定能睡着哦。”

   这都谁教您的…“如果鹤丸殿希望的话,在下愿意陪同。”

   夜晚的本丸褪去了白日的喧闹,倒是别有一番美感。澄澈的月光如水般流淌,漫过庭院,仿佛给屋子镀了一层银。夜风吹得温柔又清凉。夜樱安静地开放,花瓣四散飘飞,香气四溢,梦幻一般。

   鹤丸捧着烛台轻轻走过回廊,没有一点声音,然后他迅速猫进草丛,蜷起身体,成功躲过了开门查看的长谷部。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无比娴熟,看得一期一振叹为观止。估计都是平时恶作剧积累的功底吧。这机动,这隐蔽,要是用在战场上该多好。

   两振四花太刀并肩而行。鹤丸率先开口:“平时照顾那么多弟弟很累吧。”

   提到弟弟一期的情绪好了很多。“还好啊,弟弟们都很懂事,也没有什么麻烦。”那么会搞事的全本丸也只有您一个了。

   “啊啊,真好奇啊,有那么多兄弟是什么感觉呢?”  

   斟酌一番,一期一振回答道:“大概是,知道有刃在等你,被你守护也守护你的感觉吧。他们,是值得用生命守护的存在啊。”

   目前五条派唯一的刃笑了笑,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两刃继续走着,轻声聊起过去作为皇室御物被供奉的岁月。走着走着,他们捕获了同样睡不着的江雪左文字和莺丸。在鹤丸的怂恿下,四振四花太刀干脆翻上房顶饮酒赏月去了。而三日月宗近貌似因为有特殊属性(哈哈哈)加成,没受什么影响,早早入睡了。

   冲田组部屋。

   “安定,外面是不是有刃啊?总觉得有脚步声和说话声。”

   “笨蛋清光,都几点了谁还在外面瞎逛,八成是主公又饿了起来找吃的吧,赶紧睡了睡了。”

   加州清光嘟囔着“不是吧”,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睡了。



  于是乎,第二天早上,鹤丸国永,喜闻乐见地,感冒了。
  
   啊?你说付丧神不会生病?不好意思风太大了听不清。真是的,就一个脑洞,脑洞啊,别介意别介意,就当成是设定吧,真是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啊,成熟的大人就要把它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哦,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哦。至于为什么是鹤丸感冒?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作者希望他被搞事一回啊!

   说起感冒的理由,某疑似知情的匿名付丧神是这样说的:“那个笨蛋,怕吵醒大家,不穿羽织只穿了内番服出去乱晃,又跑到屋顶喝酒吹了大半夜凉风,不感冒才怪呢。哼,照顾他才不是为了跟他搞好关系什么的…”

   而当天晚上一同翻了房顶的其他四花太刀觉得自己有一定责任,于是拉了始作俑者一同看望鹤丸。如果只是平常的看望也就算了,但是不搞事怎么对得起作者我呢是吧?

   “感冒的话喝点热粥之类的会好的快些吧?”

   “貌似是这样。那么热茶也是可以的呢。”

   “这个世界…充满了感冒的悲伤…不如请石切丸和太郎太刀为鹤丸祓除病毒如何?”

   “哈哈哈,总之先弄一点热粥吧。”

   伊达组部屋。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连天下五剑大人都被惊动了?我还真是倍感荣幸呢。”鹤丸从被里坐起来。由于感冒的原因,说话时鼻音很重,声音也有点哑。

   一期伸手按住想爬出来的鹤丸,“鹤丸殿先把粥喝了吧,还感冒着就不要起来了。”

   “啊,真是没办法。光坊拜托你们带过来的?”鹤丸端起碗尝了一口,“好烫!味道…好像有点奇怪?”

   莺丸捧着茶笑着说:“嘛,天下五剑大人可不止来看你了,还亲自下厨给你熬了粥呢。”

     话音未落,只见鹤丸国永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精彩,由白转绿,由绿到紫,再到黑,整个刃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喂鹤丸!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重伤。原因:重度食物中毒。

   您的好友三日月·三条大佬天下五剑·真·黑暗料理之神·好像切开也是黑的·今天也在破坏厨房·哈哈哈·宗近已上线。

   还没上学去听说鹤丸感冒来探望的审神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的速度一把拉开纸门,扑到刃事不省的鹤丸身上嚎道:“姥爷!!!你不能弃我而去啊!!!我们的搞事大业还未半呢,你不能中道崩殂啊!!!”

   一瞬间竟不知该如何吐槽。

   在太刀们在伊达组部屋手忙脚乱时,本丸其他刀剑,喜闻乐见地,开始搞事了。

   “诶~你确定昨天一期哥喝的是这个?”

   “应该是这个没错,前两天看见烛台切先生拿的也是这个东西。”

   “可是不是说,这个喝了会睡不着的吗?一期哥昨天好像也是睡得很晚…”

   “只喝一口应该没事的吧?昨天三日月桑不也喝了吗,他就没受什么影响啊。”

   “要…要是一期哥知道了…怎么办…”

   “应该没事吧,喝都喝了。虽然外表不像,但我们都是成年刃了,一期哥应该也不会说太多。”

   “那好吧。”

   “诶?你们在讨论什么?”

   “加州桑,大和守桑,我们在讨论主上带回来的饮料…”

   “也带上我们嘛。我们也很好奇啊。”

   “其实…是在讨论怎么背着一期哥喝咖啡的问题…”

   “还有大将,总是把我们当孩子看,绝对会反对吧。”

   “主公的话倒是好解决,随便一振短刀去撒个娇就搞定了。一期的话,喝都喝了大概也不会再怎么样吧。”

   “那就这样定下来了!我去拿咖啡来!”

   “爱染?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开始就在啊,以为你们在讨论祭典的事,没想到是这个。阿萤也在的,你们不会也没看到吧…”

   片刻的沉默。【萤丸:难道是因为身高的原因被当成短刀了吗?手合场见吧^_^】

   “一会儿一期哥他们要回来了吧,快去吧快去吧,被发现就麻烦了。”有转移话题嫌疑的乱。

   不过他好像成功了。萤丸的杀气褪去,跟着爱染去了厨房。至于是怎么跟上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书归正传。两刃把咖啡拿出来后,短刀们开始冲咖啡。

   “好香啊!和茶香一点都不一样!”

   “口感好奇怪啊,苦中带甜的感觉。”

   “真的吗?让我也尝尝。”

   “我…我也想尝尝…”

   “还有我还有我!”

   ……………

    总之,最后几乎全本丸的刃都被吸引了过去喝了咖啡,出于好奇最后饮用量也没能控制住。鉴于某胁差的刃设问题有悖于构建良好的网络环境和文明社会的号召和要求,具体场景不作描述。(来,跟我念: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到了晚上可就有戏看了。试想全本丸十之八九的刃不睡觉,那是什么情景?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啊。

   如此,最后演变成全本丸的枕头大战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对吧。

   嘛,其实是这样的:战火起于粟田口部屋。在一期一振给弟弟们讲了睡前故事并把他们哄躺下之后,白天喝多了咖啡的短刀自然是谁都睡不着。乱和后藤就偷偷地打闹起来。本来是隔着被子挠对方痒痒的,结果乱挣扎的幅度太大,一下把枕头拍到了全神贯注计算股票波动的博多身上。博多也就顺手抄起枕头拍了回去。然后…他们发现这个游戏更好玩,于是博多放弃了他的股票,加入了两刃的枕头小战。其他短刀也都睡不着,自然乐意参与游戏。后来一向稳重的厚和药研居然都开始拿了枕头互拍。一期先是惊讶,而后就控制不住局面了。这个点不睡还这么有活力他大概也猜到了原因。见短刀们玩得实在开心,他也就放任自流了。

   粟田口刃数众多,鼓捣出的动静自然不小,临近部屋的刃就出来看看情况,结果就被邀请参加了枕头大战。由短刀至胁差,由胁差至打刀,后来太刀都出来了。在狮子王一枕头把五虎退拍了一个趔趄后,本来吃瓜观战的本丸五好哥哥一期一振优雅地微笑着抄起枕头加入了战局。结果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审神者房间。

   “外面怎么那么吵啊,怎么了?”

   “不知道啊,我出去看一下吧,主公大人^_^”

   “物吉等我会儿,我也溜达溜达,都坐累了。”

   每次考试前,审神者都会拜托物吉贞宗陪她复习。毕竟久有幸运之名的胁差不是盖的,那幸运值高得吓人,她每次考试都能发挥得很好。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枕头大战的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本丸:一向严肃又稳重的长谷部,拎着枕头大喊“压切”;歌仙风雅地挥舞着枕头旋转跳跃;陆奥守,长曾祢,蜂须贺打成一团;和泉守和堀川开上了眼;清光和安定你拍我一下,我拍你一下,玩得不亦乐乎;她可爱的初始刀抓着自己的被单念叨着“被羽毛弄脏了刚刚好”挥舞着枕头攻击;岩融和今剑配合着一上一下大杀四方;小狐丸咧嘴笑了笑然后狂野地一枕头拍下;三日月“哈哈哈”着优雅地挥着枕头让人一秒出戏;石切丸被别刃拍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要攻击;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等几位兄长和太郎太刀围攻本丸刃形自走黄段子;莺丸一边碎碎念着大包平,一边晃着枕头微笑着左右开弓;三名枪借助身高优势大范围攻击,太郎次郎兄弟也差不多;粟田口的刀剑玩得那叫一个欢,连药研和鸣狐都笑得崩了刃设;明石懒懒地摊在地上,爱染和萤丸正试图用枕头把他鼓捣起来,他们顺手拉上了路过的小夜,三振短…我呸,两振短刀一振大太刀围着地上的一坨狂拍;感冒还未痊愈的鹤丸按捺不住搞事之魂的熊熊燃烧,拎了枕头一路飞窜跳跃,全场就属他玩得疯;大俱利嘟囔着“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身体却很诚实地和烛台切一起挡下对鹤丸的攻击…

   一时间,飞沙走石,鸡飞狗跳。
  
   见到审神者,所有的刀剑全都安静了下来。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后审神者开了口:“没事你们接着玩你们的。物吉,去跟他们玩去吧。”

   刀剑们彼此对视一眼,最后药研说:“我们希望大将也加入进来,不知道大将您愿不愿意。”

   “诶?!!!”

   “主公一起玩嘛,反正明天周末吧,放松一下也无所谓呀~”

   审神者沉默地看着自家刀剑,刀剑们一个个眼睛blingbling地发着光看着她…

   最后,审神者没有抵抗过他们的撒娇。全本丸的枕头大战,正式开始了。结果我们不得而知,反正第二天负责洗衣番的歌仙和负责打扫庭院的浦岛都累到差点进手入室…

   自那以后,审神者在本丸立了规矩:未经允许,任何刃不许碰咖啡。还有就是,枕头大战后,全员来打扫战场。

   而鹤丸国永感冒没好就跑出去结果感冒加重被逼着在床上趴了三天趴到生无可恋怀疑刃生,那我就懒得写啦…(ฅ>ω<*ฅ)

                 【全文完】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