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刀剑乱舞】咖啡乱舞之番外(乙女向)

   都已经13粉了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那么,发个彩蛋吧~感谢所有关注我的和喜欢我的小天使^_^
   是被被的番外哟~

【山姥切国广】

   啊,今天也是熬夜肝作业的好日子呢。审神者望着作业单笑得疲惫。

   望着看了就头疼的作业本,又算了一下时间,审神者果断决定偷吃个夜宵先。减肥?别跟我提那茬。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

   其实她只要跟烛台切说一声就能光明正大地吃夜宵了。不过之前起誓发愿义正言辞说减肥绝不吃夜宵的是她自己,现在反悔实在有辱自己的光辉形象。所以她只好偷偷摸摸溜去厨房解决。不过偷吃也更刺激就是了。

   鬼鬼祟祟从房间里溜出来,然后,她迎面撞上了一团被单。金发的付丧神一脸懵x地看着自家主公,审神者也无比懵x地看着他。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然后审神者就有幸目睹山姥切是如何在三秒内变了一个色号然后蹲下身把自己缩成一团的。

   “被被?被被?怎么了啊你?不舒服吗?脸好红啊,发烧了吗?”

   论有一个情商基本为负的主公是什么感受。

   “没…没什么…不过主公这么晚了出来,要做什么呢?”

   “啊…这个嘛…我就出来透个气,啊哈哈哈…”

   “主公你要是饿了就直说。”

   “好吧我出来偷东西吃,我要饿死了。”

   ……………

   主公讲真你这样做估计明天烛台切知道了会给你带生米当便当的。你半夜饿懵了扫荡厨房弄得一片狼藉害得第二天早上做饭的烛台切找不到东西不是一回两回了。他脾气再好也是会发飙的。

   山姥切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审神者拉回房间,然后变魔术一样从背后拿出一个食盘,上面洁白的饭团还冒着热气。

   “哇啊啊啊!被被我爱你!”审神者双眼放绿光蠢蠢欲动,就差直接扑上来了。

   山姥切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拉低了不离身的斗篷,借此掩饰红到耳根的脸:“不要这么说啊…仿品就应该…”

   “被被你吃吗?”完全忽视了山姥切的话的审神者。

   “…算了你自己吃吧。虽然不是烛台切做的,但也能顶饿。”

   “……”这厢审神者已经开动了。

   山姥切静静地看着咬着饭团一脸满足的审神者,不自觉地扬起微笑,碧瞳中极为罕见地生动。与平时的面无表情不同,他此刻的表情,满满的宠溺与温柔。

   “被被。”审神者突然开口。

   被点到名的山姥切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

   “饭团是你捏的吗?”

   “…怎么知道的。”

   “有金色的头发。”审神者一本正经。

   “…果然,仿品还是不适合做这种事吗…”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我只是觉得,在咱们本丸能往饭团上挨个盖白布的只有你了吧。”

   “……”

   “而且还跟你的斗篷一个造型。”

   “…不过是出自仿品之手的仿品,并非烛台切所制。”

   “涨知识涨知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饭团也有仿品一说。可是被被没必要自卑啊,你捏的饭团很好吃。无论是刃还是饭团,就算是仿品,也可以比真品还要好不是吗?你可是国广的最高杰作啊,而国广的最高杰作捏的饭团,平常人都吃不到呢。”

   两秒的静寂。然后来势汹汹的樱吹雪拍了审神者满脸。

   抹了把脸,又看了看到处飘满樱瓣的房间,审神者突然有点后悔说了刚才那番话。打扫还是挺麻烦的…

   嘛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被被开心就好。

  再看看作业本,好像也没那么心烦了。

  审神者伸了个懒腰:“啊啊~吃饱了好满足啊。谢谢你的饭团,我要继续开工啦!”

   山姥切闻言,对审神者露出一个堪称明媚的笑容:“那么,祝主公学业顺利了。”

   “是!今后也会好好努力!”

   审神者低下头,开始奋笔疾书。突然,山姥切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呼出的热气弄得她耳廓直痒:“还请主公务必注意身体,天凉请多加衣。主公,晚安。”

   一件厚外套被披在审神者身上。山姥切拉低了斗篷遮住半张脸,转身离开了。

    审神者死机了片刻,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烧得通红。

   我家被被,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了…
  
    而死机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说完那番话的付丧神,脸色已经堪比小夜的柿子。

   审神者房间外。

   靠在门边的金发付丧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果然,这种方式…还是不适合自己这样的仿品啊。

   下次还是不要向烛台切取经了。山姥切国广如是想到。

   【论伊达组有多会撩】
   【好像把被被写崩了】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啊,差点忘了,私设本丸的刀剑里,除了三日月是绝对的黑暗料理之神外,或多或少貌似都会做饭】

   【山姥切国广篇    完】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