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刀剑乱舞】咖啡乱舞之番外(乙女向)

   小天使们元旦快乐!
  

     【烛台切光忠】

   上了高中,睡眠就变得格外宝贵。就连一向夜猫子从小到大连午睡都没睡过的审神者都开始上课犯困了。为了宝贵的睡眠时间能多一点点,审神者每次都在床上赖到最后一分钟,不下最后通牒绝不睁眼。

   本丸的刀剑心疼审神者,谁都不想早早把审神者叫醒。不过在她现世的班级,迟到的话据说罚得不轻。偏偏审神者又是个对闹钟免疫的奇葩体质,没办法,他们只能轮流叫她起床了。

   不过也不是全体成员都执行这个任务的,比如明石国行…那家伙起得比审神者还晚呢。再就是压切长谷部。理由?嘛,他确实起得早,也非常乐意执行任务。问题出在他的主厨设定上。只要睡眼朦胧的审神者略微撒个娇,长谷部同学的战斗力就瞬间清零了。每次他去叫审神者起床,审神者的到校时间都徘徊在迟到边缘,她敬爱的班主任的眼神简直要杀了她一样。最后,大家只能不顾长谷部的坚决反对,把他的名字从名单上划了下去。

   据众刃回忆,刚开始那两天长谷部就像被山姥切附体了或者改姓左文字了一样,整个刃散发着幽怨气息,背后的黑气都快具实化了。内番时也是心不在焉,畑当番把作物当成杂草给拔了,要不是一起内番的药研发现得快,按长谷部的机动,这一块地的作物就甭想留了。

   无辜躺枪的山姥切以及左文字一家表示:我们才没那么幽怨。

   不过也有不费多少力气就能圆满完成任务的。比如五虎退,比如鹤丸国永,再比如烛台切光忠。

   五虎退是审神者不忍心再赖床,那个小哭腔听了心里都难受。轮鹤丸国永的时候,审神者动作异常快,基本是刚听见他的声音人就蹦起来了。毕竟以前赖床被整得那叫一个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里突然被塞了个冰袋什么的…烛台切嘛,其实只要把早饭端过来放在旁边就行,都不用说话,过个三五分钟,人就自己起来了。啊,其实这招对明石也是有效果的。

   今天也是轮到烛台切叫审神者起床。戴着眼罩的付丧神轻手轻脚地走进审神者的房间,俯下身在审神者耳边轻声道:“主公,差不多该起来了。”

   “咪酱吗…让我再睡一会…就一会…”眼睛都没睁开的审神者近乎无意识地撒着娇。

   “主公,迟到的话可不帅气啊。”

   “不会的…就两分钟…”审神者翻了个身,下意识地搂住了烛台切的胳膊,然后就把他当成了抱枕死抓着不放,又睡着了。

   “哎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公?睡着了吗…”

   烛台切无奈地笑了笑。审神者抓得太紧他又不好意思用力挣开,只好保持着半跪的姿势,另一只手撑在床边保持平衡。如果审神者现在睁开眼睛,就会发现烛台切半俯着身眼神温柔,一只手扶着床边,另一只手被自己抓得死紧…

   这姿势…啧啧啧。

   烛台切轻轻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审神者更舒服一点,然后抬手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用极富磁性的嗓音温柔地说:“只能再睡两分钟哦。”

   不过那天审神者也没迟到。哈?你问烛台切怎么叫醒她的?嘛…一言难尽啊。

   人家有伊达组外援啊。当时两分钟过去,审神者仍然睡得很熟,叫她也没反应。烛台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把手机放在审神者耳边…

   手机里传来鹤丸国永欢快而又元气的声音:“哟!主公早安!今天等待着怎样的惊吓呢?”

   只见刚才还没反应的审神者触电一样从床上蹦起来半尺高,烛台切都被她带得一晃…

   姜还是老的辣。

   其实那天审神者做了梦。梦里烛台切牵着她的手带她去祭典,她咬着苹果糖看小孩子们捞金鱼。一条条色彩斑斓的金鱼在水池里往来翕乎,灯火打在水面上映出七彩的光圈。墨色的夜空突然炸开几朵烟火,它们拖拽出绚烂的曲线,惊鸿一瞥后坠落,消亡。他温柔地微笑着看着她,她抱着他的胳膊笑得很开心。所谓幸福,不过如此吧,她想。

   然后下一秒鹤丸国永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论什么叫由天堂到地狱。

   当时大概就是你做梦梦到你高考全省第一结果梦醒发现你在高考考场上睡着了大半张卷没答但还有十五分钟收卷的感觉吧。

   不过睁开眼睛的时候,审神者看见了。

   被自己抱住胳膊,一直扶着床半跪着的咪酱,和他脸上很少有的,半是温柔半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没被眼罩遮住的金瞳闪闪发光,令审神者一滞。

   啊,也不全是梦啊。

   据审神者在现世的同学说,那天的审神者笑得很二,整天都在飘花的状态,吓坏一众老师同学。

   不过审神者本人极力否认哦?

   嘛,你不脸红还有点说服力。

   【感觉写崩了】
   【咪酱搞事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烛台切光忠篇  完】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