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刀剑乱舞】咖啡乱舞之番外(乙女向)

      【鹤丸国永】

   入夜。大部分刀剑都已入眠,审神者房间的灯却还亮着。

   审神者抱膝坐在房间外的走廊上一言不发。身后房间里桌子上摆着的考试卷和成绩单点明了她情绪低落的原因。趁现在发泄一下情绪是最安全的,即使偷偷哭也没有刃知道,这样他们也就不会担心吧。明明是理科生数学和理综却都低得不行还答不完卷,完全靠语文英语保持名次这样…想想就快哭出来了。

   夜风清凉,带走多余的温度,但审神者似乎毫无感觉,只是呆呆地看着庭间野花出神。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公在这干嘛呢?”白色的羽织被披在审神者肩上。

   “姥…爷…”审神者终究没忍住,说话声里都带了哭腔。下一秒钟,她抱住鹤丸国永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哭了出来。眼泪很快洇湿了他的衣服。

   “诶诶?怎么了这是?主公?”没有得到回答。鹤丸放弃了询问,任凭审神者抱着他哭,不时轻轻拍拍审神者后背。

   回头看了一眼审神者房间的书桌,鹤丸心下了然。又是成绩的事吧。估计是又挨训了。

   不管怎样,先安抚好审神者才是最重要的。这大晚上的,一直待在外面可不行。鹤丸下定决心,开口道:“主公,咱们先回房间,慢慢说啊,一直待在外面,会着凉的。”

   审神者一边抽噎着一边点点头。鹤丸拉起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冰凉冰凉的。

   这是自己待了多长时间了?鹤丸不由得一阵心疼。他赶紧把审神者拉回房间,然后说:“我去煮姜汤,待着别出去了。”

   审神者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精彩。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姥爷啊,我真不冷,姜汤就不用煮了吧?”

   “不行。主公您要是不喝我就告诉光坊断了您的夜宵。”

   向伊达势力低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掌握着整个本丸的伙食呢。

   大概是看审神者表情太可怜,鹤丸放柔了语气:“姜汤驱寒,您刚才在外面待得太久了容易着凉。就算讨厌姜的味道也要喝啊。”

   “那好吧QAQ”

   审神者披着白羽织靠在厨房门上,看着鹤丸在案前忙活。他穿着内番服,露出一截白皙细瘦的手臂,正握着菜刀专心切姜。手腕轻抖,银光闪烁。付丧神俊秀的侧颜在烛火中时明时暗。整个场景宛如一幅画。如果忽略掉他时不时吐气开声蹦出来两声“嘿哈!”“太慢了太慢了~”之外…审神者看着他,嘴角慢慢上扬起来。

   感觉,好幼稚哦。

   随着鹤丸打开锅盖,白色的蒸汽和浓烈的姜味扑面而来。他盛了一碗,转身,不出意料地看到审神者偷偷溜出去的动作。鹤丸摇摇头,捧起碗跟上了审神者。

   这厢审神者正庆幸自己溜得快,回头就看见鹤丸捧着碗冲她笑得意味深长。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干了这碗姜汤.jpg

   鹤丸看着审神者一脸视死如归地端起姜汤,露出了有点得意的笑容。

   不管怎样,主公还是喝了不是吗?

   喝完了姜汤,人也暖和了,鹤丸开始询问:“主公…是成绩的问题吗?”

   审神者叹了口气,点点头,“理科成绩不理想。数学和理综都低还答不完卷啊啊啊啊啊啊啊…”说着说着审神者就抓狂起来,倒在一边的床上打滚。

   鹤丸低头看了看卷纸,修改后大片大片的红触目惊心:“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审神者坐起来垂头丧气:“姥爷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学理啊…”

   鹤丸揉了揉审神者的头,斟酌了一下词句后说:“主公,我觉得呢,考试和我们出阵是一样的。不能取得完全胜利,主要原因就是练度不够。如果出阵没有取得完全胜利,您会给我们手入,然后提升练度再回去复仇。考试也一样吧,不能取得满意成绩的原因大概就是练度不够,再就可能是紧张?所以,只要提升练度,调整心态,成绩就能上去了,您觉得呢?至于适不适合的问题。没有出阵前打退堂鼓的道理,战斗就要心无杂念,心体合一,决不能退缩,也不要怀疑自己。不是吗?”

   审神者沉默了。片刻后她抬起头,眼瞳发亮:“我明白了,我会加油的!谢谢姥爷^_^”

   鹤丸一笑,随口问:“主公,今天刚好轮到我寝当番了吧?”

   “哦是吗?好快啊。”

   他们本丸实装了寝当番,不过画风好像跟别人家的不太一样:所谓寝当番,就是每天一位刀剑男士陪审神者学习并且督促她早睡,正好还可以顺便辅导一下某些科的功课。大概是看审神者写作业看多了,现在连三日月那种平安刀都能背生物进化理论了。不过,执行寝当番的刀剑男士确实是要留在审神者房间打地铺的,理由是审神者频繁熬夜,再回自己房间会打扰别刃的睡眠。

   鹤丸盘膝坐下神情庄重:“那么,主公,请专心学习吧,鹤丸国永会在此陪伴和守护您的。”

   审神者心脏差点停跳了一拍。

   为什么…感觉意外地撩呢…

   驱除杂念,审神者开始专心学习。

   大概是之前哭消耗了太多体力和精力,审神者学着学着,趴在桌上睡着了。

   “主公?还醒着吗?”没有得到回应,怕是累坏了。鹤丸起身,轻轻抱起审神者放在床上,为她盖上被子掖好被角,自己也打好地铺,便关掉台灯。最后入睡前,他俯身在审神者耳边低语:“主公,晚安。一夜好梦。”

   房间里很快只剩绵长的呼吸声…

【伊达组の小剧场】

   知道鹤丸半夜给审神者煮了姜汤以后…

   烛台切:鹤桑!夜视力那么不好还勉强自己,如果切到手或者是烫伤怎么办啊?一点都不帅气啊。下次有这种事情就直接叫醒我。

   鹤丸:(小声)这不是没伤到吗…再说光坊你夜视力也不好啊?同为太刀彼此彼此啊?

   大俱利:下次,我去。

   鹤丸&烛台切:诶?

   大俱利:我夜视力比你们好。才不是为了跟你们搞好关系…

   鹤丸:伽罗坊这次,难得地坦率了一点呢(笑)

   大俱利:【脸红并别过头去】随…随你怎么说。


   【啊我爱伊达组…他们日常超暖…】
   【这样的寝当番,喜欢吗】
   【鹤丸国永篇   完】
   【PS:姥爷煮姜汤时的自言自语是故意的哦,为了逗审神者开心。这样的姥爷,吓到你了吗】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