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银魂】 认为笨蛋才不感冒于是拼命把自己弄感冒的家伙就已经是笨蛋了

   脑洞来自165话“守着株就会待来很多兔”

   ooc预警。



    又是初冬时节,或者说,又到了感冒病毒肆虐的时节。

   “啊啾!”缩在被窝里的天然卷猛地打了一个喷嚏。他伸手揉了揉鼻子:“啊,这种时候居然感冒是要闹哪样啊,浑身都没力气,阿银我要死了啊。”

   “阿银,只是感冒而已啦,没那么严重吧。”人形自走眼镜架拉开纸门,坐到他旁边。(新八:喂!谁是眼镜架啊!给我好好称呼名字啊!)

   “就是阿鲁!小银只要喝了粥就会好起来阿鲁!”神乐抱着锅进来,然后自顾自开动。

   “喂喂,不是甜的我可不想喝啊。就算没有红豆起码加点糖吧。”

   “那种东西能吃吗?!阿银你死心吧,感冒痊愈之前你都别想吃糖了。”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草莓牛奶也不行。”

   “新~八~君~没有糖分我会死的啊,糖分大神会给予他的忠实信众健康的。”

   新八深吸一口气,笑得和蔼可亲一脸慈祥:“绝对没门。”

   他想了想又说:“啊对了,姐姐也感冒了,我今天要请假回去照顾她。”

   “大姐头也感冒了阿鲁?!”

   “是啊,这次感冒传染性很强的,神乐酱要小心啊。”

   “那把传染源解决了就安全了吧?”说着神乐已经一拳糊上银时的脸。

   “…不是这个意思啊…”

   “啊啊啊我知道了,反正你在这里也只是充当易感眼镜而已。回家吧回家吧。不要把病毒再带过来了。”

   “易感眼镜是什么啊!!真是的…”

   虽然这么说,但当神乐也被传染的时候,坂田银时果断地背神乐长途跋涉去了新八家。可想而知,志村·姐控·眼镜·新八开门时脸色有多好看。一番软磨硬泡后,新八认命地肩负起照顾三个感冒病人的伟大使命。

   烧得迷迷糊糊的银时恍然想起,以前感冒的时候,也有人照顾自己,有人给自己煮过粥,有人轻声细语安慰自己说“不可以多吃糖哦”。

   只不过,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哼,身为武士居然被小小病毒打倒,银时你还真是弱啊…啊啾!”

   “嗯?矮杉君你有资格说我吗?阿银我记得传染源就是你吧。咳咳咳咳…”

    紫发孩童高冷地一扭头,不理人了。如果他站着做这个动作的话还比较有气势一点,问题是他们两个现在都趴着,这一下差点扭了他脖子…

   小天然卷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

   高杉白了他一眼,收紧了身上的被子,转过身去了。

   纸门轻开,桂捧着两碗药走进来。“银时,高杉,你们两个别吵了,把药喝了吧。”

   “啊,假发,为什么你不感冒啊?”

   “大概是因为假发是笨蛋吧,笨蛋是不会感冒的。我们感冒说明我们很聪明啊。”

   “是吗?那假发的脑子里就都是假发了吧,怪不得不感冒。”

   “不是假发是桂!我才不是笨蛋!”桂义正言辞地反驳。

   银时挖了挖鼻孔,一脸鄙夷:“假发你就承认了吧,没关系我们不会因为你蠢就嫌弃你的。”

   “切,银时你和他的智商也就差不多吧。”

   “不是假发是桂!要说多少次你们才记得住啊!”长发孩子拉住在被子里扭成一团的两个同伴,同时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参战,“一会儿药要凉了。”

   话音未落,刚才扭成一团的两个人瞬间安安分分地躺回被子里,同时极有默契地发出震耳欲聋的鼾声…

   “矮杉君啊,刚才阿银好像在梦游啊,好像跟你打了一架啊?zzz…”

   “谁是矮杉君。什么打了一架,只不过进行了近身搏斗的切磋而已,切磋。再说睡着了就不要说梦话了,zzz…”

   “你们两个,只是单纯不想喝药吧!!!”一声怒吼。

   “算了我出去了。一定要吃药啊。”桂一边拉上纸门一边碎碎念,“不感冒就是笨蛋吗?那感冒了就说明不是笨蛋…”

   出人意料地是,还是该说意料之中呢,第二天因为感冒卧床的多了一个人。

   “假发你怎么回事啊,突然感冒真是麻烦,还想支使你买个jump呢。”

   “不是假发是桂!这说明我不是笨蛋,哇哈哈哈…咳咳咳…”

   “所以,这就是你不穿羽织在外面折腾了大半夜的原因吗?”另一边躺着的高杉冷冷地吐槽道。

   “噗-那就已经是笨蛋了吧?脑子里只有假发吗?”

   “不是假发是桂!是你们说的笨蛋才不感冒的!”

   等到松阳老师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个孩子滚成一团,被子乱糟糟地堆成一坨。

   “银时,小太郎,晋助?你们在做什么?”松阳老师笑得温和。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没…没事…”

   考虑到三个人都在生病,松阳老师并没有像平常一样一拳入地,只是温柔地说:“不可以打架哦,要好好相处。来,先把药喝了吧。”

   银时愁眉苦脸:“松阳老师,我觉得我快好了,不用再吃药了吧?”桂和高杉也连连点头。

   松阳老师放下药碗,伸手摸了摸银时的额头:“我看看。”

   银时感到有一只清凉的手温柔地摸着额头,这让他体表温度似乎都降了一点,不禁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等到测完桂和高杉的体温,松阳老师眉头微皱:“三个人都还在烧,药必须得吃。”

   一声长长的哀嚎。

   “好了我知道药苦,那也要喝。”

   三个人都不情不愿地端起了药碗,以银时反应最强烈,高杉次之。

   松阳老师看着三个孩子一脸英勇就义的神态,不禁失笑。他顺手在银时柔软的卷毛上按了一把:“好了好了,先把粥喝了,然后每人一颗糖,行了吧?”

   银时的死鱼眼里瞬间有了光彩,blingbling地闪。高杉鄙夷地叹了口气:“出息。”

   “哈?矮杉君,把松阳老师给的糖攒起来一颗都舍不得吃的是谁啊?”

   “什么?我就说糖怎么少了,把糖还给我!!”

   “喂喂,我只是看到而已,看到!不是我吃的!你也不许抢我的!”

   “除了你个糖分控还有谁?别想抵赖!拿糖来!”

   松阳老师倚着门,看他的学生们吵吵闹闹。当初犹如孤狼的小食尸鬼,迷茫着不知道前行方向的小少爷,追随黎明的优等生,都开始学着
和同伴相处,学着融入大家了。这样想着,他唇边就漾起一抹温柔笑意。

    后来银时吃过很多粥,很多糖,但没有比那时吃过的再美味的了。

   可惜,再也没有人煮一碗那样的粥给他,给他一颗甜甜的糖,再温柔地说“不要多吃”了。

   不过…

   鬼兵队的船上,高杉倚窗而坐,又被又子薅下来塞进被子里,还被没收了烟杆被念叨“晋助大人都感冒了就不要坐在窗边了”。他只得百无聊赖地趴在被里,看耳机人斩和花痴双枪女痛扁cos成自己拿扩音器喊“反对大江户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的萝莉控。

   心里的野兽,似乎没有那么喧嚣了。

   桂咽下最后一口荞麦面,回身跟伊丽莎白对了两句广告词,拿好东西转身出店。一路上以各种奇葩形态躲过真选组排查。

   嘛,一会去看看银时吧。

   银时端着药碗看着暴力女拿葱蹂躏跟踪狂,新八绕来绕去忙得不可开交,唇角慢慢勾起,呷了一口药。

    噫,好苦。

   有要守护的东西在,好像,这样也不错啊。

   日子还是缓缓地过,宿命中若有交汇便终有一日相见。

                   【完】

   单纯想写松下私塾的日常…幼驯染三人组赛高。

   最近气温不定,小心不要感冒了哟~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