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飞花

【刀剑乱舞】咖啡乱舞之番外(乙女向)

          

   ooc我的锅。

   【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伽罗清晰地记得第一天来到本丸的情景。

   那天他刚刚从炉子里被拎出来,一睁眼就吓了一跳。炉子前面支了一张桌子,上面摊了一张试卷,一堆草纸。女孩坐在桌前奋笔疾书,旁边的凳子上,坐着一个穿白披风的付丧神。看样子,是自己的审神者和她的近侍。

   哼,反正都没想过搞好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一出炉子,旁边咸鱼的刀匠马上注意到了他,忙捅了捅付丧神。

   近侍抬眼看看,遂伸手按住审神者的笔:“到时间了,不能再答了。”

   审神者一边垂死挣扎,一边卖萌求饶:“被被,我就剩这一个问了…把数算完就没了…”

   近侍一脸严肃地摇摇头。

   审神者抛笔做晕状。

   最后审神者还是不情不愿地放下了笔,由着近侍对她的卷纸下手批改。

   “主公,28题化学平衡你又答错了。”

   “我…我觉得都听懂了的…为什么一做就错…”

   “哦,估计是还没明白吧。”

   “不对啊,你看正反应吸热嘛,温度升高平衡正移,转化率增大啊。”

   “主公大人拜托你审审题好不好,问的方程式不是这个,你说的是上一个问的方程式。”

   “那这个呢?pH都是7,所以离子浓度相等啊,不对吗?”

   “氯化钠对水电离没影响啊,但是醋酸铵促进水电离,能一样吗?”

   然后这一人一刃就在大俱利·不想搞好关系·喂那也不要无视我好不好·尴尬·伽罗同学面前讲起了理综,整整讲了一个小时,并且极有默契地忽视了大俱利伽罗,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忘了。

   大俱利伽罗满脸黑线。

   就算不想搞好关系也没有这样的吧。

   好歹让我把自我介绍说了啊。

   一套卷讲完,一人一刃总算注意到了呆站了一个小时的大俱利伽罗。

   “不好意思您哪位?是走错本丸了吗?需要我送您回去吗?”审神者非常认真地发问。

   …他从炉子里蹦出来就是个错误!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

   “……”

   咸鱼的刀匠看大俱利伽罗的脸色越来越黑,忙道:“审神者大人,这是刚刚到本丸的大俱利伽罗大人,是伊达政宗大人使用过的打刀。三花。”

   “大俱利伽罗。没打算跟你搞好关系。”付丧神声音难得有点抖。

   没办法,他自问世以来,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主人。世界观的刷新,总得需要点时间不是。

   “…诶?您不是走错本丸了吗?是我的付丧神?”

   审神者似乎还在当机。她身边的付丧神先迈出一步:“山姥切国广。刀派堀川,二花打刀,目前本丸近侍。怎么了,你那眼神,在意我仿品的身份吗?”

   “……”

   “……”

   社障加面瘫之间的交流最为致命。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理解彼此的。

   审神者一把薅住近侍:“说你几回了,怎么一开口还这样?仿品什么的那么重要?是真是仿何必纠结这些?被被啊,作为我的近侍的你,很强大,不愧国广第一杰作之名,这就够了。山姥切国广的存在独一无二,你的存在价值岂不是‘仿品’二字能限制住的?”

   随即又瞪了眼大俱利伽罗:“还有那边那位!什么不想搞好关系,你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吗?相遇即是缘,好好相处不行吗?”

   “……”多少年了,敢这么说他的,她貌似是头一位。

   “主公,理综答完了吗?我做了点和果子要不要…小伽罗?”烛台切光忠从锻刀室的门边探出头。

   “…哼。”大俱利伽罗傲娇地一扭头。

   “啊?要要要!对了咪酱,你们认识的吗?”审神者终于反应过来。

   “是的,小伽罗曾和我共事一主。”

   “这样啊…那就好办了!”审神者右手握拳击在左手掌上,“咪酱,大俱利伽罗就交给你啦,安排到你的房间,还要劳烦你带他熟悉一下本丸,可以吗?”

   “主公客气了,乐意至极。”

   “那我去吃点心啦!被被一起来吧…”审神者人已经飘了出去,声音渐行渐远。

   近侍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整理了审神者的练习册和纸笔,抱着一堆东西出了门。

   烛台切光忠彬彬有礼地向刀匠道过谢后,带着大俱利伽罗离开了。

   大俱利伽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他隐约感觉,以后的日子会比这还凄惨…

   “咖喱,今天轮你畑当番。”

   “好好称呼名字。为什么我要做这样的事…”

   “咖喱,帮我去万屋买点东西吧。”

   “谁是咖喱。我是不会去的。”

   “咖喱,今天是你和被被轮马当番。”

   然后压切长谷部被大俱利伽罗和山姥切国广联手揍了一顿,刀刀会心一击。

   “主公乱叫也就算了长谷部你居然也跟着乱叫!信不信让你碎刀!”

   ……

   烛台切光忠被审神者请到自己房间。

   不明所以,百思不得其解的烛台切正襟危坐:“主公叫我来是为了…”

   审神者鬼鬼祟祟地左右张望。确定没刃后道:“啊,是关于大俱利伽罗的。”

    “这样啊。还请主公不要太在意,小伽罗就是那样子的,看起来不好接近,但是很可靠的。”

   “不不不,不是我对他有什么芥蒂。”说到这审神者又压低了点嗓音,“咪酱啊,你看他这中二病是不是也该治治了?成天一副‘让我一个人’的样子,他这中二得太严重了点啊?”

   烛台切的完美微笑崩塌了一小会。

   主公,别白费力气了,鹤桑可是吓了他一百五十年呢。不也没治好吗。

   大俱利伽罗怼了审神者一个月之后,审神者终于爆发了。

   “被被!带大俱利伽罗去刀解室!”

   “干什么?!!!”

   审神者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清,理,门,户。”

   山姥切国广叹了口气,拖着懵圈的大俱利伽罗出去了。

   奇怪的是,一向照顾大俱利伽罗的烛台切光忠什么都没说。

   才显现一个月就要被刀解吗?大俱利伽罗心生绝望。

   近侍伸手推开刀解室的门。“到了。”

   大俱利伽罗闭上眼睛。没想到一块抹布飞过来,正拍在他脸上。他有点愤怒地拿下抹布,却对上山姥切有点奇怪的眼神。

   “你不干活吗?”

   “???”

   “主公安排你打扫刀解室啊。”

   “……”

   “哦,看来忘了告诉你。我们本丸的规矩是,每一振刀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会刀解任何一振刀。不过,填刀解池成本太高了,我们太穷付不起,所以主公决定,把刀解室作为本丸的垃圾处理室,这样还不用出去扔垃圾,也不存在什么白色污染,多方便。她叫你来打扫刀解室,看来被你气得不轻。想着去跟主公道个歉吧。好了我走了,记得把门和窗户都擦干净啊。”近侍对他微微一笑,出去了。

   大俱利伽罗在屋里发了半晌的呆。

   少了那个人在身边絮絮叨叨,喊着“咖喱”支使自己干活,居然有点不习惯了。

   好奇怪。明明之前想要一个人的。

   等他干完活,大部分的刀都已经睡了。不过,烛台切是个例外。戴着眼罩的付丧神显然在等他回来。摆在他面前的餐盘说明了这一点。

   见到他回来,烛台切微微挑眉:“累了吗?主公特意给你留的,来吃点。”

   大俱利伽罗突感心间一暖,低声道:“…多谢。”

   别别扭扭相处了好一段时间,审神者把一个御守拍在大俱利伽罗脸上。

   “喂,给你的。别用那么快啊很贵的。”

   大俱利伽罗呆了呆。

   他们明明都不出阵的,用不着这个啊。

   直到他后知后觉地注意到审神者转过去的头和发红的耳尖。

   明白了。

   这种时候再不做点什么就真辜负了伊达牛郎团之名了。大俱利伽罗上前一步,附在审神者耳边:“虽然我确实不想跟谁搞好关系,不过…你是个例外。多谢。”

   审神者的脸已经能滴出血来。

   “你你你…扫一个月刀解室去!”

   所以说,撩妹有风险,开口需谨慎。大俱利伽罗面无表情地拎着扫帚想。

   不过…这样倒也不坏,不是吗。

  

   【大俱利伽罗篇   完】

   欢迎评论,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4)